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说的很有道理

说的很有道理
下午大概三四点左右,明军所有步兵到达义州。
然后所有步兵骑着马,分几队往四周搜寻蒙古牧民。
接下来三天,丁毅的兵马到处抓人,清兵和蒙古人要么会游泳,涉水过河,要么往朝鲜逃,留在义州附近的全部被一批批抓起来。
很多蒙古人都是抛弃一切,直接想办法逃过鸭绿江。
到8月13日,抓人的押着俘虏纷纷回到义州。
经过半日统计,加上前几天的战果,明军大获全胜,俘获无算。
此次征战义州,共活捉女真建奴632人,蒙古人28900余人,(其中战兵6000左右)。
番茄小说
获完好战马11900匹(包括未成年小马),牛4500余头,羊135800余头,其他畜禽1万余,各种车辆三千多辆,得到黄金8500两,白银66万余两,各种粮食食物装满了三千多辆车。
当然,丁毅付出也是比较惨重。
全军一万多人,伤亡一千七百多,其中阵亡近八百,也是他历次战役中死伤最多的一次。
大部份都是被清兵炮击时,阵型太密造成的重大伤有牛皮癣后要如何的治疗亡,还有和清兵骑兵对战的死伤。
好在这个时代的火炮打的比较慢,而且丁毅的炮兵反击的效果好,不然怕是死伤更重。
但这次对丁毅也是个警惕,以后与清兵野战,也要防着对方用火炮埋伏,打他的步兵阵营。
但打成这样也算不错,当年大凌河之役,皇太极埋伏了四十门火炮,吴襄宋伟等明军四万多人,被一轰而散,全军皆没,其中投降了三万多,仅三十多人跑回来。
丁毅的兵马面对着炮击,阵型乱而不散,还顶住四面八方的清骑攻袭,能打成这样,算是相当不错。
当然,这也有鳌拜的炮少的侥幸,若是鳌拜有四十门炮,那也是很危险的。
战后,丁毅把缴获的十几门红夷大炮(有几门在义州,没带到战场上)统统运到海边上船带走。
原本想让俘虏尽拆义州城,再一把火烧光了城中一切。
不过丁毅想了想,觉的留着义州城还有用,便没动。
他带着数万俘虏沿原路返回,到了铁山后,丁毅会把俘虏一分为三,一部份留在铁山一线囤田筑堡,一部份运往济州,一部份运往大员。
其中有六成左右,将分批运往大员。
但在分批之前,丁毅会进行辽阳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在哪筛选和清除。
满清征服蒙古各部后,通常先是进行联姻,满清各贝勒贵族包括皇太极、老奴等都是大量和蒙古上层联姻,还有一些,比如察哈尔部被征服后,皇太极更把林丹汗的儿子额哲扣在盛京以为人质,然后又娶了林丹汗的大老婆博尔济吉特娜木钟。
所以,联姻和人质是满清贯用的套路。
但丁毅不能这么干。
首先蒙古人已经好多贵族和满清联姻,丁毅的部下再和他们选择联姻,等于让蒙古人两面讨好,脚踏两只船。
皇太极征服蒙古各部后,基本都是让各部守在自己原来的草原上,每次要征战时,让他们一起出兵,有时为了等蒙古人出兵集合,都要等好几天。
只有察合尔部因为没地盘,所以迁到朝鲜义州来。
丁毅首先没地方让他们牧守,草原都是在皇太极手上。
也不愿意每次打战时,征召蒙古人,等他们来集合。
他喜欢干净利落一点,更直接一点。
皇太极要的是盟友,而丁毅要的是---听话的奴役。
八月十五日,近三万蒙古各部(主要是察哈尔部)已经全部到了铁山附近,正准备轮流上船往皮岛。
此时蒙古各部在丁毅兵马的监护下,先被分出两波人。
其中一波是蒙古各部的台吉领主和贵族,另一波是中高层人员。
明末蒙古各部,仍然保持着封建社会的领主制度,但这个时期的封建领主阶级和牧奴阶级都发生了变化。
自成吉思汗至达延汗(孛儿只斤·巴图孟克,蒙古第32位大汗,也算是最后大一统的大汗了吧,察哈尔的鼻祖),大汗同姓宗亲领主和大汗异姓功臣领主并存,达延汗撤废了赛德(即大汗异姓功臣领主>领地之后,大汗异姓功臣领主失去了特权,沦为大汗同姓宗亲领主的“阿勒巴图”。
在稳固了统治权以后,达延汗开始分封诸子,建左右两翼六个万户——左翼三万户为察哈尔部万户、兀良哈部万户和喀尔喀部万户;右翼三万户为鄂尔多斯部万户、土默特部万户和永谢布部(哈喇慎、阿苏特)万户。左翼三万户由孛儿只斤·巴图孟克自己直接统辖,大汗驻帐于察哈尔部万户;右翼三个万户由济农代表大汗行使管辖权,济农驻帐于鄂尔多斯部万户。达延汗的这些举措,为后世蒙古各部落形成的起源,重新划定蒙古各部的行政版图等,均影响极为深远,它形成了漠南、漠北、漠西的各个蒙古部落,这种格局一直保持到现在明末。
除了领主阶级外,下面的牧奴阶级逐渐分化为三个阶层:上等户、中等户、下等户,他们银屑病宣传册通称为阿勒巴图。
上等户叫作“莎音洪”(包括失去特权的异姓领主),他们家道殷富,拥有奴仆和大量牲畜(基本都是成千上万),牛皮癣长在后背上该怎么应对呢他们必须向所属封建领主承担赋役,但在经济上剥削贫苦的阿勒巴牛皮癣造成的影响有哪些呢图,其中一些人成为台吉领主(大汗同姓宗亲领主)的僚属,叫作“额尔和惕”(官吏),有些人为领主效力有功,被免除额定赋役,叫作“达尔哈惕”(被免除赋役者)。
中等户叫作“都末达洪”,他们有足够自给的牲畜(几百到几千头不等),是封建领主征用实物的主要对象。
下等户叫作“阿达嘎洪”,他们只有少数牲畜甚至没有牲畜,生活贫困,无力摊纳财物,是封建领主征用劳役的主要对象,有些人甚至还沦为上等户的奴仆。这部分人人数最多,是社会生产的主要担当者,他们同中等户一起以自己的劳动养活着整个蒙古社会。
蒙古各级封建领主构成封建统治阶级。可汗和济农,处于统治阶级的最上层。在可汗和济农之下,有洪台吉、台吉、塔布囊等,他们是兀鲁思和鄂托克的领主。封建领主有权独自处理领地内的军事、行政、司法等一切事务,并拥有向属众课税、征役的权力。但小领主对大领主,大领主对可汗,则保持着层层的陪臣关系。这种陪臣关系体现在他们对所属上级封儿童患了牛皮癣应该怎么治疗建领主承担的“阿勒巴”(赋役〉义务中。阿勒巴义务包括:参加上级封建领主召开的军事、行政、司法会议,应召率兵出征,进贡牲畜等财物。
简单点说吧,蒙古部落的下等户其实和明朝的低级军户和低层军士差不多,下等户不但要当兵,进贡牧畜,帮领主牧牛牧羊,还要交税。
不对,应该是比明朝的军士都不如,明朝军士好歹不要交税,也有饷银,虽然有克扣,至少能保证一口吃的。
蒙古部落的下等户没饷银不说,还要交税。
当然了,他们征战打赢的时候,会得到封赏和得到分配少量获胜的战利品,这也是他们各部愿意出来帮满清打仗的主要原因。
这在丁毅看来,是有很大的不公和弊端,但却很少看到蒙古人有起来造反领主的。
因为长久以来,牧奴们习惯了这种落后的领主制度,也习惯了被剥削和压迫。
即然如此,丁毅当然要让他们换一种活法,替他们打开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当天晚上,铁山以南由牧民们临时搭建了几个营帐、蒙古包。
第一个比小,第二个中等大小,第三个比较大。
丁毅先在最小的蒙古包里召见了察哈部和其他各部的所有台吉,塔布囊等领主阶级。
这些人在满清那边也都是都统,章京之类的官员,有权有势,还有大量的牧奴由他们奴役,向他们进贡,随他们驱使。
“拜见尊敬的明国丁将军。”现场十几个领主级蒙古贵族,纷纷用蒙古人朝拜的礼节向丁毅发示了尊重。
他们崇尚强者,何况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丁毅哈哈一笑,挥挥手:“大伙都起来吧。”
“我是额查拉部的台吉--”一个台吉率先上前一步,先向丁毅自我介绍。
“退下。”陈阳厉声道:“大人让你说话了吗?”
台吉顿时满脸通红,又羞又怒。
即便在盛京,皇太极也不可能和这种语气和他们说话,他们蒙古的领主们,也是皇太极需要倚靠的力量。
该死的明人,他根本不明白我们高高在上的台吉们在牧奴们中的力量,他一定会求我的,这台吉一声不哼,后退半步,还不服气的瞪着陈阳。
丁毅这时轻轻看了他们一眼,大声道:“你们都当了很多年的领主,习惯了高高在上、养尊处优。”
“一个人习惯了享受生活,让你们出来打仗也太为难你们,你们败了,不是你们的错,这是女真建奴的错。”
丁毅第一句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引起台吉们的共鸣,纷纷点头表示认同,丁将军仁义,不是我们要来打你,我们也是被逼的啊。
第525章 说的很有道理
返回列表